云門舞集與陶身體劇場《交換作》11月上海首演 林懷民、鄭宗龍、陶冶上演巔峰舞者對話

[2019-10-09]  作者:人民網

《秋水》李佳曄攝

? 人民網上海10月9日電 (記者 曹玲娟)編舞家林懷民今年年底將從他創辦的云門舞集退休。以往云門演出的都是林懷民的作品,告別之際他所推出的最后一套節目,出人意外——獲得2018“英國國家舞蹈獎杰出舞團獎”的云門舞集,以及被倫敦泰晤士報譽為“中國當代舞界一股強勁的新力量”的陶身體劇場,這兩大超級舞團,交換編舞家,將于11月7日至10號在東方藝術中心的舞臺上同臺獻藝。這項空前的組合將首演陶冶為云門舞者編作的《12》和鄭宗龍為陶身體舞者編作的《乘法》,以及林懷民為云門資深舞者編作的《秋水》。

? 云門舞集與東藝之間就有著超過10年的緊密合作。從2009年《行草》開始,幾乎每年云門都帶新作來訪,《流浪者之歌》《九歌》《松煙》《水月》《稻禾》等接踵而至。今年上半年云門舞集剛剛帶著《白水》《微塵》蒞臨東藝,并取得巨大反響。可以說東藝是見證了云門舞集在中國、在上海的發展、融合與革新。而這一次的《交換作》既是一次強強聯手的巔峰舞作,亦是一次告別前的狂歡。

? 這最后一部叩問時間、省思舞蹈之本的精彩之作——《交換作》源于陶冶與鄭宗龍之間的一次閑談,兩個舞團“交換編舞”的概念在一種近似于遐思的心態下孕育、生長,仿佛是青年舞蹈家之間的“互杠”命題:要讓對方在不同的時空課題之下,展開創想。同時也是提給自己一個無法超然應對的課題:讓自己打破既定舒適區,在不確定性之中,發現一種新的成長。而這個大膽的提議,也得到了林懷民的贊同和贊賞,以至于,他還要“加入其中”。鄭宗龍的生猛野性,遇上陶冶的韌勁虬結,兩位年輕的編舞家的凌厲創意,與林懷民的沉穩靜謐、顯隱靈犀做同場對話,那是高手弈理的精辟互文。

? 而林懷民所編創的《秋水》,正是這部特殊而神秘的作品的內在“橋梁”。京都秋日的溪流給了他瞬時的靈感,他說:“看到秋天的水安靜地流著,上面浮著紅色的葉子,我就想我要來編這支舞,叫做《秋水》。五位云門最資深的舞者來跳,跳完這一支舞,他們的一些人,就要永遠離開云門的舞臺了。”于是,林懷民將那“夕陽無限好”的境界化為冥想的寧靜之舞,既有長者對后進的提點,也在其中看到了華人現代舞藝術的新穎氣象。

? 陶冶為云門編的《12》,則來自他對云朵的暢想。早年在瑞典巡演,看到滿天白云不斷流失,他發呆放空了四五個小時,那個瞬間的印象,最終折射到了這部作品里。這些年,陶冶一直在追求水一樣無形、無相、流動的身體表達,云是由細小的水滴或冰晶組成的,所以《12》還是會延續他的“數位”系列,回到身體的本質。陶冶表示“云門的很多訓練方法,一是我自己喜歡和好奇,二是舞者呈現出來的身體狀態,和我們的身體狀態有一個內在的聯系,好多部分完全接壤,又近又遠,這種關系很美妙。”

? 2020年起即將接任云門舞集藝術總監的鄭宗龍,他的作品向來都不只是眼睛的“觀看之道”,而是可以用耳聆聽,可以手舞之、足蹈之的全心全情的投入。而這一次,鄭宗龍為陶身體舞者新創的《乘法》,正是要試圖建立一種“加乘”的模式,將自身的動作方法化為血液養分,注入陶身體舞者的身體,創作出生猛繽紛,有如魔術方塊變幻無窮的作品。

? 有人說,看云門的舞蹈,哪里是看人在跳舞,分明是魂在跳。也有人說,在林懷民的帶領下,云門帶著觀眾進行了一場長達46年的集體呼吸運動。這個自詡為“不安于世,東張西望,是一顆滾動的石頭”的舞蹈工作者,在46年率領云門期間,迸發出太多璀璨的火花。在林懷民看來,他的職責,是向熱愛美的一切大眾,帶去美的享受。隨著部分資深舞者和年輕舞者離團,新的云門將是一支重新組合的團隊,共計25位舞者,云門2則暫停,鄭宗龍接任云門舞集藝術總監。云門目前的規劃已經排到2022年。

qq游戏欢乐斗地主玩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