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門舞集與陶身體劇場《交換作》11月上海首演

[2019-10-09]  作者:中新社

?

? 獲2018“英國國家舞蹈獎杰出舞團獎”的云門舞集,以及被倫敦泰晤士報譽為“中國當代舞界一股強勁的新力量”的陶身體劇場,兩大超級舞團交換編舞家,將于11月7日至10日在東方藝術中心的舞臺上同臺獻藝。這項空前的組合將首演陶冶為云門舞者編作的《12》和鄭宗龍為陶身體舞者編作的《乘法》,以及林懷民為云門資深舞者編作的《秋水》。

?

??
?

? 舞者如林聯袂演繹新奇“交換編舞”

? 《交換作》源于陶冶與鄭宗龍之間的一次閑談,兩個舞團“交換編舞”的概念在一種近似于遐思的心態下孕育、生長,仿佛是青年舞蹈家之間的“互杠”命題:要讓對方在不同的時空課題之下,展開創想。同時也是提給自己一個無法超然應對的課題:讓自己打破既定舒適區,在不確定性之中,發現一種新的成長。而這個大膽的提議,也得到了林懷民的贊同和贊賞,以至于,他還要“加入其中”。鄭宗龍的生猛野性,遇上陶冶的韌勁虬結,兩位年輕的編舞家的凌厲創意,與林懷民的沉穩靜謐、顯隱靈犀做同場對話,是高手弈理的精辟互文,在“交換”中“交涉”,某種意念,已然默默“轉換”。

? 而林懷民所編創的《秋水》,正是這部特殊而神秘的作品的內在“橋梁”,京都秋日的溪流給了他瞬時的靈感,他說:“看到秋天的水安靜地流著,上面浮著紅色的葉子,我就想我要來編這支舞,叫做《秋水》。五位云門最資深的舞者來跳,跳完這一支舞,他們的一些人,就要永遠離開云門的舞臺了。”于是,林懷民將那“夕陽無限好”的境界化為冥想的寧靜之舞,既有長者對后進的提點,也在其中看到了華人現代舞藝術的新穎氣象。

? 陶冶為云門編的《12》,則來自他對云朵的暢想。早年在瑞典巡演,看到滿天白云不斷流失,他發呆放空了四五個小時,那個瞬間的印象,最終折射到了這部作品里。這些年,陶冶一直在追求水一樣無形、無相、流動的身體表達,云是由細小的水滴或冰晶組成的,所以《12》還是會延續他的“數位”系列,回到身體的本質。陶冶表示“云門的很多訓練方法,一是我自己喜歡和好奇,二是舞者呈現出來的身體狀態,和我們的身體狀態有一個內在的聯系,好多部分完全接壤,又近又遠,這種關系很美妙。”

? 2020年起即將接任云門舞集藝術總監的鄭宗龍,他的作品向來都不只是眼睛的“觀看之道”,而是可以用耳聆聽,可以手舞之、足蹈之的全心全情的投入。而這一次,鄭宗龍為陶身體舞者新創的《乘法》,正是要試圖建立一種“加乘”的模式,將自身的動作方法化為血液養分,注入陶身體舞者的身體,創作出生猛繽紛,有如魔術方塊變幻無窮的作品。

? 時代的落幕與新云門的誕生

? 有人說,看云門的舞蹈,哪里是看人在跳舞,分明是魂在跳。也有人說,在林懷民的帶領下,云門帶著觀眾進行了一場長達46年的集體呼吸運動。46年云門的榮光歲月,也伴隨著無數的傷痛與堅持。2008年大年初六早上,云門舞集八里排練場被一把大火燒毀的消息震驚了全臺灣,云門35年的道具化為烏有,林懷民強忍悲痛:“這是上天給我的磨練,只要想到我們還能齊心協力做好一件事情,生活依然值得讓我們感到美好。”

? 在林懷民的舞蹈世界里,有白娘子許仙,有賈寶玉林黛玉,有屈原湘夫人……但是配樂卻是巴赫、肖斯塔科維奇、貝多芬……在他眼中,沒有東方和西方,只有喜歡與不喜歡。林懷民的觀眾也遍布于各個群體。在林懷民看來,他的職責,是向熱愛美的一切大眾,帶去美的享受。

? 隨著部分資深舞者和年輕舞者離團,新的云門將是一支重新組合的團隊,共計25位舞者,云門2則暫停,鄭宗龍接任云門舞集藝術總監。云門目前的規劃已經排到2022年。2020年年初,鄭宗龍的《十三聲》會去法國巴黎、英國倫敦、瑞典斯德哥爾摩演出27場,下半年還要去美國和南美。2021年,鄭宗龍的《毛月亮》以及另一部新作,會在巴黎連演2個星期。明年,林懷民的《微塵》也會一道去倫敦沙德勒之井劇院。

? 《交換作》這一看似平淡、仿若平鋪直陳的題目之下,涌動著的卻是兩大超級舞團——云門舞集與陶身體劇場,和三位國際級編舞家——林懷民、陶冶以及鄭宗龍在時空和理念上對“新”與“變”的探尋,讓這樣一次看似“迂回”的對接,迸發出不可預期而又無可懷疑,藝術的靈光。

qq游戏欢乐斗地主玩不了